用家故事Story

麥志勤———我是耐索的第一個客戶

麥志勤簡介: 1968年11月出生,廣東廣州人. 中國十佳商業攝影師,廣州市廣告協會廣告攝影師專業委員會首屆會長、常委 1994年建立自己影室 1998年獲美國紐約廣告節創意類銅獎 1999年獲全國廣告攝影展銅獎及優秀獎 2000年獲全國廣告攝影展銀獎、銅獎及優秀獎 2001年獲全國廣告攝影展推薦攝影師 2006年當選廣東省攝影家協會商業廣告委員會副主任 2007年獲首屆中國(寧波)商業攝影展電子家電類最佳創意大獎 多次在專業的廣告及攝影刊物上發表文章及作品 作品入編1997年、1999年中國商業攝影年鑒及2000年、2001年中國廣告攝影年鑒

優秀沒有定論,關鍵是吸取了有價值的東西。
康素系統確實耐用,是好東西,我們一路用下來很少出毛病。
其實耐索的技術支持是我們購買這批設備的核心原因。


以下是耐索公司對麥志勤的采訪:

耐:駿豪是耐索的第一個客戶?
麥: 我們也沒留意過自己是否耐索的第一個客戶,只是后來聊天的時候才知道。當時數字攝影這塊,包括數字后背和數字燈光,我們一直比較期待和關注,也有很多的懷疑,聽著各種各樣的說法,但我們對新科技的設備始終都想去嘗試。碰巧那次我們有一個汽車的拍攝項目,想服務得更好一點,那是2002年的3月份,我們公司剛搬到珠江電影制片廠沒多久,拍攝的是“東南富利卡”汽車。這款汽車車身很多綠色,但當時膠片對綠色感光不敏感。我們就在考慮是否使用數字后背來拍攝,在購買后背之前,我們也做了很多的測試和比較,發現利圖在綠色還原上有很好的表現,這讓我們決定購買這個牌子的數字后背。那次的拍攝項目比較大型,順帶也買了一批康素的數字閃燈。同年的8月份,耐索公司在我們的影棚搞了一次活動,那次活動我印象很多人參加,我們二樓搭建的平臺站滿了人,真讓我擔心平臺被踩壞。也許那次之后,耐索代理的產品開始讓大家有所了解并有了信心?;剡^頭來說,我們是耐索公司在國內的第一個客戶。

耐:是什么原因讓你們一下子投入這么大購買設備?
麥: 其實耐索的技術支持是我們購買這批設備的核心原因。耐索公司的鄭亞忠先生(Alwick)是攝影師出身,轉型之前在香港已從事了多年的商業攝影,我跟他有很多技術上的溝通,讓我相信耐索能夠給我們技術上的最大支持。當時的數字后背操作上我們還很陌生,因此Alwick無償地與我們一起在影棚奮戰了四天四夜,協助我們拍攝汽車,給我們技術上的幫助。在這之前我們一直是拉寶麗來的,而數字后背的工作方式完全不同,一下子解決了很多膠片的繁瑣過程和降低了材料成本,整個拍攝的感覺完全不同了,數字后背能放大查看圖片細節,色彩還原也真實,這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。加上操作方便,成像立竿見影,特別是對于光效的調整非常實用。汽車攝影對光效要求很嚴謹,數字后背可以在前期布光時去掉很多細小的毛病,讓后期制作輕松很多。我們當時購買的后背是利圖1100萬像素,十幾萬,康素燈光那一批大約三十多萬,總共近五十萬的設備吧,當時可是兩套房子的錢啊,我們幾個搭檔一商量就買了,實際上后來很快就收回了這批設備的投入。

耐:據說剛開始你們買的利圖后背總出毛???
麥: 對,出現這樣的情況,是從膠片到數字拍攝的操作模式改變的原因吧。拍汽車那次是有Alwick全程協助,因此沒有問題出現。到后來我們自己拍攝,就老給他電話喊救命,原因是經常出現數字后背燒主板的現象。通常出現這樣的問題是在拍攝工作的現場,我們反正也不懂,出問題就給耐索電話,而Alwick收到電話也會做出快速的反應,馬上啟動一個備用的后背先解決我們拍攝現場的工作,再幫我們查找原因。也是后來才發現的,我們在珠影的棚,在電路方面做得不是很標準,導致數字后背燒主板的現象。早期大家對數字后背還很陌生,那時后背出現的各種情況很難說,也不太懂,需要摸索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耐索的技術支持可以保證我們的工作正常運行,這是我非常認可的地方,我們最怕的是買完設備后,售后不能解決,但是耐索給了我們信心。

耐:現在公司或者你個人都在用什么設備?
麥: 相機有瑪米亞DF搭載leaf 5600萬像素數字后背;輔助的有佳能1Ds Mark Ⅲ;燈光有康素全系列產品:包括外拍燈、電源箱、電影燈式的聚光燈;以及愛玲瓏系列;燈光中康素系統確實耐用,是好東西,我們一路用下來很少出毛病,從2002年到現在11年,像我們這樣可能是最野蠻式的使用,5-6年前我們檢測了閃光次數當時就是30萬次,現在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,拍服裝的特點是每天的使用量非常高,而且公司影棚的使用頻率也是超高,多的話每組拍攝閃光2000次,最多我們試過6組/天,這批德國制造的康素燈到現在已經使用11年,是早期的泰亞電源箱,2400焦耳的輸出量,后來我們也有3000焦耳輸出量的康素電源箱,取消了過熱保護(早期電箱工作過熱會啟動自動保護)。我們器材使用的壞境太差了,泥地、沙地都照樣用,因此電箱外表經常是沾滿灰塵、泥巴之類的。同行看見會都說:“哇,你們這么粗暴的使用設備的?”我們的康素燈是持續的長時間高強度工作,我們根本沒時間也沒辦法去好好保養。之前我們有個同事專門負責收工后擦干凈設備,但是時間長了還是不行的,只有在服裝的淡季,一年中只有半個月,設備是最干凈整齊的時候。


耐:你現在主要在做什么? 
麥: 我也不能準確地描述,反正不完全是攝影了,但又是一種與攝影關系模糊的存在形式,是與攝影、與公司發展、與自身發展有關的總體性的思考吧。每天做的事情大致是思考公司方向,思考攝影行業帶給我們的路徑。因為接觸的人多了,他們的身上都有很多東西可以學習的,接觸不同的人會帶來不同的思維,特別是優秀的人,會無意中讓我觀察、學到或者吸收有用的價值。其實一開始也無從評判一個人是否優秀,但是從他身上體現出來的東西,我認同,并且認為值得自己去學習,值得自己去調整,這就是我認為優秀的人。就算是一些合作伙伴,哪怕一個失敗的合作,就像我開過酒樓,后來失敗,也會從中學到東西,是真正交了學費學到了東西,為何是這個結果呢?我會去想,這個是很寶貴的經驗,所以這個失敗的過程,也可以成就一個優秀的人,因此優秀沒有定論,關鍵是吸取了有價值的東西。

耐:你的作品里面,有自己滿意的嗎?
麥: 所謂滿意其實是分階段的,剛完成的時候肯定是滿意的,首先客戶會滿意。但過一段時間再總結的時候,發現還可以進步,每一次都希望自己的作品還有進步,那就會變成總是有上升的空間。商業攝影受到的限制還是比較多的,特別是拍服裝,牽涉的環節比較多,因為不是單獨去完成的拍攝項目,不同于靜物拍攝攝影師能掌控的東西多一些。服裝拍攝牽涉模特、化妝、造型、服飾、燈光、場景等一系列的問題,當中執行到位的有多少?這個要看攝影師的經驗和能力,必須要訓練達到在穩妥的范圍內去完成工作。另外一點是關于成本的問題,比如當天需要完成20張比較復雜的圖片,8小時工作時間,實際已經超出了2小時了,是否需要追求效果而接著拍呢?這個就要就核算成本了,模特的時間超過了,化妝師、置景人員同樣也超時了,就算所有的成本都愿意去付,但是模特的狀態呢?一天經過8小時下來,模特的狀態可能已經很疲勞了,再加2小時或3小時可以拍出好的效果嗎?所以商業上要把握一個度,追求極致、追求完美的態度要有,但是要把握商業攝影的度,因為商業攝影的前提是商業。

耐:在你拍過的案例中,有特別喜歡的事情嗎?
麥: 我喜歡的事情是,團隊中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好,每個人做事都很投入。我的團隊是值得信任的,他們不需要我指著他們說你應該這樣做或者那樣做,在執行過程中大家都發揮出色,然后令到我們在工作過程很享受,這個是讓我比較開心的。當我按下最后一次快門喊一聲:“ok,完成” 的時候,在場的所有人,包括客戶、工作人員、模特都會開心的鼓掌,這樣的場面也出現過很多次。

耐:在過去你拍攝的項目中,有記憶深刻的嗎?
麥: 可口可樂和藍帶啤酒的拍攝。因為這兩個品牌的名氣,所以給我很大的壓力。尤其是藍帶啤酒,當時是以簽約攝影師的形式去做的。98年的時候,藍帶跟我簽一年的合約,所有的項目都給我拍攝,有人物和產品,我必須優先處理所有藍帶的項目。在專業上藍帶公司一定是全面考量過才交給我這個工作的,以簽約攝影師這種形式我以前從未試過,這個合約帶給我一些滿足感,同時也帶給我一些思考:假如我只拍藍帶,其他的拍攝我怎么去做?要是我本來有一個拍攝在做,突然藍帶發一個單子過來,而我又要優先處理,那么怎么去平衡這個關系?雖然有滿足的一面,但是也有擔心的一面,而藍帶各種各樣的拍攝內容,我是否全部勝任呢?也有挑戰性在里面。這個過程讓我“痛并快樂著”,這是我多年來印象最深的。

耐:覺得自己“得意”的地方在哪?
麥: 我還是幸運的吧,當然自己的悟性也是要有。我1990年進入攝影圈,在白馬廣告的攝影部跟師傅梁曉光先生,在白馬一年的時間后我基本就獨立拍攝了,接下來更多的任務都是獨立拍攝。就這樣,越來越多的大型的案例都是由我獨立去拍攝完成。后來有兩年的時間我專門負責拍攝汽車,當時白馬是三星汽車的執行公司。所謂悟性還有一點就是:專業上的也好,做人處事的也罷,當中需要不斷地學習和探討,不單只是攝影上的。

耐:你怎樣看待駿豪的這種合作模式?
麥: 不同階段要有不同感悟:專業方面,可以更加鉆研、可以提升專業能力;思維方面,做人處事更包容,處理問題就更有把握。我們幾位“拍檔”聊起過很多次,兩夫妻結婚都會有很多的矛盾和爭執,何況是幾個大男人一起?我們一起合作也有一定的年份了,怎么樣去維護好彼此間的關系?目前我們幾個人主要的想法都是想做好公司,以后的事情會怎樣現在不知道,但都會珍惜這種合作的緣分。當然我們同樣也會出現很多的爭執、產生不不同的意見,但我們抱住一個宗旨:把公司做好。雖然各種可能都會出現,但是會不斷去修正,修正的速度越快,犯錯的可能性就越少,人多的好處就是看的東西和想的方面會更多更廣,大家會相互提醒、商量、討論。

耐:你們現在運作的狀況怎么樣?
麥: 駿豪現有40人,分成4個部門:客戶部、創意部、攝影部和設計修圖部??蛻舨渴沁B接客戶與公司之間的橋梁,負責將客戶資料準確地反映到創意部,創意部把案例的框架設計出來后,由客戶部提交客戶審核,方案通過后再由創意部制定詳細的拍攝方案。接下來的工作由攝影部去執行,有需要的話,設計修圖部一同參與拍攝,以便更好地去完成這個執行。
在拍攝階段創意部的工作是現場監制與美術指導,創意部是從頭到尾貫穿始終的部門,一直到最后的成品出來。從創意、拍攝、修圖、設計到印刷,公司最終提供的成品是印刷品和燈箱片,或者噴繪文件等平面類的展示。
駿豪其實還有很多的地方需要調整的,上升發展的空間還有很多,這樣說吧,沒有問題的公司不存在,你是做救火員還是日常的巡查員?巡查得好,很多隱患就被消除在萌芽當中。創意工作很難去量產,一天下來出現三個優秀的、客戶認可的創意是不可能的,很可能三天都出不來一個好的創意。同部門的相互合作,不同部門的互相銜接,怎么樣讓整個流程去順暢地完成?這需要一步步地用經驗去調整出來的。還有就是專業人士個性都很強,各種各樣的情緒也會影響到工作,安撫情緒的事情也時常要做??偟膩碚f就是抱住一個宗旨:只要是為公司好,為執行的個案好,其他的不拘小節,求大同存小異。 


附:麥志勤攝影作品







麥志勤影棚拍攝現場:




關注微信公眾號

關注微博

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今天第39期 免费推荐股票的qq群 山东11选五任2免费计划 后二包胆 双色球44期 华宇软件股票 湖北11选5开奖手机版 七星彩技巧规律和口诀 福建31选七的预测情况 可以买河南快三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