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家故事Story

賀建華———精神為主 攝影為輔

賀建華簡介:中國攝影家協會廣告攝影委員會委員、深圳IPP協會副會長、深圳市擺渡人攝影設計有限公司執行創意總監兼首席攝影師。全國十佳廣告攝影師、中國攝影“金像獎”得主。

“整整十二個小時,我把位置和光線都調好,按下快門,鉆石上八個箭清清楚楚。
它不僅精確提供我需要的光線范圍,而范圍之外,哪怕只有一毫米的光我不需要,dedolight一樣可以做到。
如果只考慮把事情做好而不是老考慮掙錢,錢反而會粘著你,趕都趕不走?!?/em>


以下是耐索公司對賀建華的采訪:

耐:請用三句話來形容一下你自己。
賀: 一個愛玩的人,一個熱愛生活的人,一個一直以來把攝影當作愛好的人。

耐:你怎樣看待自己和攝影?
賀: 首先我不愿自己被稱作生意人,自打擺渡人攝影公司成立以來,我就對自己和我的員工說:我們選擇了做攝影,是因為愛好攝影,我希望通過攝影來娛樂自己的同時還能賺回餐桌上的面包,我們把玩攝影放在第一位。另一點,不論大客戶或小客戶,大單或小單,只要接下來,我一定全情投入,這是一種責任。做攝影將近40年了,攝影在我的生命里是個情結。真正走上攝影這條路是我來深圳的那一年,1992年1月2日,從那一天開始我的身份轉變成攝影師,一直到今天,我不愿意把攝影歸為我的職業,我更愿意把它看作興趣,或者說是“嗜好”。

耐:現在攝影費怎么收?
賀: 我只做感興趣的單。收費每年都略往上調,一直以來我給客戶一種這樣的理解:我拍的不單單是一幅產品照片,我這里也不只是一個產品照相館,你拿來的時候它是一件產品,在我這兒,我注入了對它的理解,這里面有情感,它是攝影師的精神作品。

耐:如何理解你說的精神作品?
賀: 如同我拍了這么多年的珠寶,在這個行業人的眼里,一件珠寶就是一件產品,不管是設計師的設計也好,鑲嵌的工藝也好,材質的貴重也好,但它是死的東西,就是一件產品,這件產品客戶拿過來請我拍照,是希望這個東西拿到市面上能激發大家對這件東西的購買欲望。這里面有不同的境界,最簡單的產品廣告,把東西交代清楚了,讓人看清楚這件東西;水準高一點的,可以把材質的屬性表現的很到位,比如鉆石、比如翡翠、瑪瑙、鉑金、黃金、珠寶是因為各種不同屬性的東西要交代到位,這里面是需要技術的功力的;那再往上走一點,拍攝的產品,能讓人看見后產生聯想,讓人看見后激動,實際上,同樣的這件東西讓人看見后激動、嘆服,這才是我一直追求的一種境界。
如果僅僅當成生意來做,那么在一個相對的時間里把東西做完了就行了,因為后面的時間我還要拍攝其他的項目,有時候拍一顆鉆石有可能用兩天甚至三天,我不斷在調整光線,看哪一種光線更能表現這個鉆石,能夠讓它有靈氣,不單是拍清楚了,而是像人一樣,有靈魂,讓鉆石由里而外的散發光芒,這里面就需要不斷地比較,需要很多時間,經常我拍完一件作品以后,第二天的冷處理階段,回過頭來看看,還有一些瑕疵,還可以拍得更完美一些,我還會再繼續挖掘,那么這個過程就不是生意了。

耐:真這么干?
賀: 真這么干,一直這樣,如果一門心思只想掙錢,錢會很難賺,而且賺得很辛苦,如果不是老考慮掙錢,只考慮把事情做好了,錢反而會粘著你,趕都趕不走。

耐:現在使用哪些設備?
賀: 仙娜P2,施耐德120微距鏡頭,飛思 P45+數字后背;珠寶攝影講究的還是創意和布光,所以燈光的選擇是我比較關注的,燈光主要是dedolight為主,耐索公司的產品基本上都用過,包括康素也是整套的買。之前用閃光燈;后來逐漸用光纖燈: 95年用日本的,后來自己研發了冠軍品牌的光纖燈,但是配件不如dedolight。我去過德國的dedolight工廠,那是第一次看見幾乎所有的dedolight產品,很激動,感覺dedolight無所不能,它最早是為拍電影而設計的,電影拍攝時勾勒人物的輪廓造型,因為要靜音,dedolight的燈全部都沒有風扇。在珠寶攝影這塊,往往燈光的解決都在方寸之間,太大的柔光附件在珠寶攝影上往往用不著,倒是這種精準、小巧的燈具好用,比方dedolight不僅僅是提供光源,還可以調節光的強弱,最重要的可以在燈光前調節各種鏡片和遮光件,如圓形的或者矩形的,可以方便地提供我需要范圍的光線,而范圍之外的,哪怕只有一毫米的光我不需要,dedolight都可以做到。
我買的Dedolight都是同一個型號的,150瓦秒的連續光源,打出來的光范圍最亮是1K,聚光的范圍可以看得見,不敢相信那是150瓦的燈,用的附件也都是原廠的,也DIY了一些配件,因為沒有一個廠家會為了范圍很窄的珠寶攝影而研發更多的配件。

耐:你最滿意自己的哪幅作品?
賀: 沒有,我最好的作品永遠是下一張。

耐:平時都有哪些愛好?
賀: 喝茶、品酒、實際上愛好這個東西隨著時間的變化,慢慢地會增加一些新的愛好,轉移一些原來的愛好,但是骨子里還是喜歡攝影,所以我一直把它做為我的愛好。就像95年的時候,我的名片上印的是職業攝影師,后來覺得不準確,現在連攝影師都不寫了。

耐:請你說點作品背后的事情?
賀: 當年定位自己拍珠寶的時候,連一件珠寶都沒拍過,也不是我喜歡珠寶,我們攝影圈聚在一起的時候,經常聽人說:“珠寶太難拍了,我接了一個珠寶拍了一個禮拜搞不定,退回去了”;另一個說:“有客戶找我拍珠寶,扔給我一本國外的珠寶畫冊,說照著這個拍,照著拍有什么難的,我給你拍出來嘛,結果拍了幾天越拍越頭大,拍不出來,說這個錢太難掙了!”這些話聽多了心里就暗暗想,我要拍珠寶,我玩攝影很不喜歡扎堆,想找一個可以自己靜靜地玩的,很有挑戰的事情來做。
剛開始定位拍珠寶,拿不出任何一件珠寶攝影作品,只能拿一些以前拍攝的創意片給人看。第一單是一家澳大利亞的珍珠,他看了我給諾基亞和韓國拍的手機海報,很感興趣,就來找我,說拍5張珍珠的照片,當時我也很興奮,終于有個珠寶客戶要找我拍珠寶了,終于迎來了接受挑戰的服務。


耐:當時你是怎么收費的?
賀: 那是98年的時候,我的價錢是1500元/幅,客戶說能不能打個8折,我說這樣的,攝影成本并不多,一張片子的沖印與損耗并不多,1500元給你拍這個片子,是我有興趣與激情去創作這個產品,你非要我打8折也行,我的創作激情也會打8折,他說那還是別打折了。實際上那幾張片子拍出來后,只夠成本錢的,那次光寶麗來拉出的片子可以蓋住我的腳背,當時拍完也不知道行不行,臺不能拆,趕緊去沖印,還要多次曝光,在同一張底片上按幾次快門,要開這個燈關那個燈,第二次按快門又要開這個燈關另一個燈,第三次按快門還要在珍珠前鋪一塊遮光布,三次曝光總和等于準確曝光,當然功夫不負有心人,這5幅珍珠圖片在廣告展上有三張獲獎,在全國展上也獲獎了,那5幅珍珠的圖片一直作為這個公司的形象畫,用了5年。

耐:從什么時候開始有鉆石客戶的?
賀: 是香港一家鉆石公司找我拍鉆石。拍的時候發現真是不好拍,因為不了解鉆石的切割、折射、反射、門都摸不清楚,那時候全世界也沒有一本拍珠寶的書。那次鉆石拍攝總算是讓客戶比較開心的收貨,因為客戶說比之前他們拍的要好,但是我心里覺得還不夠好。后來一家比利時的珠寶公司找到我,要求我盡可能的把8個箭和8個星(鉆石的57個切面的工藝和鉆石的正面看有8個箭、反面看有8個星)拍出來,我知道這個的難度在哪,當時國外也沒有人拍出來,都是一片白一片黑的那種圖片,在照片下面多半都是畫一個8星8箭的示意圖,后來再次我把這個任務當成挑戰,這顆鉆石我拍了5天,多少張沒有統計,當時我剛買了數字后背,反復在那里調整,幾天都弄不出來,要么就是三個星,要不就是3個箭,另外的拍不出來,后來就干脆停下來不拍,拿著放大鏡研究鉆石,看切割,找書來看,研究鉆石的光的折射原理、角度,然后對光不斷進行調整、修正,光的硬度、強度,光的聚或散到哪個度不會讓鉆石雌光,過曝,在那幾天除了吃飯,就趴在拍攝臺,人都快崩潰了,離交貨只兩天的時間了,后來一個白天沒有拍,在那里冥想,下午四點的時候,我開始提起神來,一定要拍了,一定要攻下來,一直連續不斷地拍。那天晚上我沒有吃飯,拍珠寶我有一個體會,一旦投入進去就不能打斷。停下來,就接不上去了,只能一鼓作氣拍出來為止,下午四點就開始調整相機、后背、鏡頭和鉆石之間的對位,分毫都不能差,鉆石這么小,水平位、軸心都不能偏,找準后,還要把光線打出來,(那時候還沒用上dedolight燈)一直拍到凌晨四點鐘,整整12個小時,我把位置和光線都調精確后,按下快門,8個箭清清楚楚,那個激動。到現在為止,對于鉆石攝影來說我還是一個學生,鉆石的價值感、重量感、空間感,需要體現的很多東西都是技術以外的,要從理性上、感性上揉進相對的極致里,這種東西的價值才能帶著生命力呈現在你的面前,而不僅是一件產品。

耐:技術上呢?
賀: 技術上也不能說因為拍了十多年的珠寶就爐火純青,實際上任何一個領域,技術都是無止境的,而且技術只是相對目前的時空來說,再過5年,我們回過頭來看,又會覺得汗顏。因為科技進步,想法也在進步。真正阻礙我們的不是技術,而是創新,往往在創作的時候,我能體會到一旦思維模式固定就會禁錮更廣更遠的想法。我們要根據品牌的市場定位、文化背景和品牌特征來找準差異,把這些不同融進圖片創意里,這樣才能形成自己的風格。甚至同樣的鉆石我可以拍5次8次,每次出來的效果都不一樣。商業攝影師的風格不是表現在自己的個人作品里面,而是尊重客戶品牌的風格而創作。

耐:攝影領域里,誰的作品曾影響到你?
賀:長這么大,我從來不崇拜任何一個人,并不代表我這個人自大,因為從內心里我看身邊的每個人,哪怕這個人再平凡,身上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,把這種值得學習的地方,學得越多越集中的時候,可能你就會提升,我從來沒有座右銘,從來沒有格言激勵,我很簡單,做好每一件事情,做好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絕不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。在攝影上的許多突破不是因為攝影影響到我,可能一個廚師,一個微不足道的細節會觸發靈感或者感悟。

耐:能否說個具體的細節?
賀: 上次有個朋友,不是攝影師,他用傻瓜相機拍了一件珠寶,對他來說是拍著玩的,覺得款式不錯而已,恰恰這張照片里面有一個很好的背景,給我了一些感覺;一般我們拍珠寶就要上攝影臺,用三五個燈,可以把珠寶拍的很悶,也可以拍的很通透,也可以拍到通透里面看見水的質感,而且你能看見反光里面質感的潤澤,所有這些東西,在攝影臺下表現是好難的,要有技術。有次我在朋友那看到一幅首飾的圖片,沒有專業燈光卻從中看見翡翠的靈動與生動,可能旁邊有個窗戶,窗格的光到達翡翠的上面是不經意的,他在拍的時候是自然光,這個圖片在我看來是絕妙之筆,無意中把翡翠的韻律感表現了出來;還有我們喝茶時,頭頂上的聚光燈打下來,在玻璃杯上形成的光影也會讓我研究好久,看著很激動,就想拍珠寶時用這樣的光來拍。這些不一樣的生機,讓我愿意坐在這里被太陽照著,在我的攝影創作里,不斷的被這樣的場景所刺激,被自己身邊的人,被大自然刺激著,然后不斷修正這種體驗,從而激發創作思維。 

附:賀建華攝影作品
1999年第一張珠寶作品:大溪地黑珍珠.jpg

1999年拍攝的第一幅珠寶作品:大溪地黑珍珠


水滴形鉆石.jpg

水滴形鉆石/2013年攝

2001年拍攝的的八箭八心大圖?.jpg

2001年拍攝的的八箭八心

2002年拍攝的93個切面裸鉆大圖.jpg

2002年拍攝的93個切面裸鉆

2003年拍攝的88個切面裸鉆大圖?.jpg

2003年拍攝的88個切面裸鉆

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湖北快3历史开奖 观铭龙推荐股票 海南4 1开奖结果 群英会20选5绝密算法 钜派理财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数据 股票分析软件 体彩排列五怎么玩 澳洲快乐8开奖记录 pk10滚雪球六计划群